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个人的王朝

随风飘兮 ......

 
 
 

日志

 
 

【半路尘土半路烟】  

2010-07-24 21:08:58|  分类: 流光岁月(散文随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半路尘土半路烟

- 雨踏真武山有感

 ◇ 寂风

(一)

风雨欲来,山林静如处子。

青翠的绿,水彩一样泼染一路疾走的僻静小道,盛夏的这个黄昏,被涂抹上一层神秘的暮霭。

对于道教,就我个人的虔诚度而言:它半超脱半尘俗的境界远逊色于佛教的博大与深邃。面对生命这一段有期限的旅程,我一直崇尚于精神上的完全超脱,哪怕这超脱的终极是悲观绝望的。

由北往南、自南又北。一路风尘仆仆的走过复来,竟让我宽慰看到:一段旅程的死亡点竟是一隅风景的萌芽处,一段时光的终点不是沉沦,而是重生;这点,很接近佛教的“生即死,死即生”禅言。遗憾的是,襄阳的道观多庙宇少,一直没有机缘去接近一柱香一钟悟的深山古刹。

 物质过于富足,情感过于泛滥,欲望使世事变得更加纷扰虚假,浮华锦簇的人类开始对一切漠然乏味了。对于精神的呼唤,也开始日渐紧迫。道教、佛门、耶稣阿门挽救不了迷失的人性,花落深渊,谁能以身搭救?谁能伸出不容置疑的手?

面对这一追问,我想上帝和佛祖也是无法一一诠释的。

所以,带着寻找的心,我决然地上路了,与即将到来的中年,与安逸的生活背道而驰。对于“游子”这一身份,我一向是比较是抵触的,人本身应该是无家无根的,若把故乡作为自己频频回首的牵绊和念想,心仍然是忧伤而不自由的。对于自己在远方行走的身影,我倒愿去披上一件“流浪者”的外衣,一种纯粹而鲜明的为生而活、为梦而逐的身份。

  流浪者不分年纪和性别,而漂泊之旅的最终目却是雷同:为生命的过程,用另一种活的方式去完成.....

(二)

  葱茏的山林,宛如一幅沉闷中正在孕生的国墨画。

当汗泽几欲淹去我将要疲劳的视线时,陡峭的山路嘎然止到尽头,乌云压顶的道观赫然窦现在眼前。远处,一个身着灰衣、埋头劈柴的中年道士的身影告诉我:喧嚣之外的这一席圣地抵达了。

襄阳的山小,就像南方小巧玲珑的女子一样,比起北方大山的巍峨雄伟倒映衬出几分的秀丽和娇美。没曾来这个城市之前,就听朋友一再地说起它的水多地美而且消费比较低,是养人的佳境,也是心灵疗伤的栖息地。所以,当冷漠的首都无情粉碎我悲壮的北方之旅时,寻着这个城市的召唤,怀着支离破碎的心我奔向它!

或许,在余生,我注定要驻足停留在的这片土地。

背靠道观的后门围墙,面北极目俯览那长长涌动的汉江之水,一望无际的那缥缈浩瀚多像生命中滚滚东去的时光呵!而我们,正是今夕这江中倒映的月、明朝非昔的色.....

七月,正是雨水频繁的夏季;一向清澈碧蓝的江水因上游泄洪的缘故,变得黄如浆泥,乍一看,除了不是很宽广的水面,倒有点黄河粗犷不羁的澎湃。这倒合乎我对待人和事物上,所坚持的偏执而极端的审美观,对于美和丑,要么就美的惊俗绝伦,要么就丑的刻骨赤裸裸;我讨厌一切中庸圆滑的东西,这段颠沛流离的漂泊之途,或许与我的性格密切有关。

正如我崇尚佛教,而去拒绝其外任何一教的渗透一样。

 

( 三)

【半路尘土半路烟】 - 心灵的歌者 - 寂风无形

绕羊肠的小道走近道观的前门,映入眼帘的首先是售票处白衫长发的年轻道士:他美目清秀,一反传统道士的发髻胡须,飘逸的长发在洁白衣衫的映衬下,很是不染尘埃,可面对他娴熟点钱撕票的专业动作,我不禁哑然:物质横流的这个社会,也难为了这一方隐士们仙风道骨了。

如今的道观寺院大都极为相似:香炉礼花鞭炮、功德箱以及诸多可以掏游客钱包的“庄重把戏”,这多少有点欺骗信仰的性质和有悖于师祖开教办院的精神和目的,也不能不说是一种精神的悲哀和行为的龌龊了。

抱着失望的心情,我很是藐视院内一切的人和物;倒是远处郁郁葱葱的苍翠秀山和头端上空的风雨欲来、乱云飞渡的壮观景象,勾起我对生命有限旅程的无限感叹。人一生变数很多,很是无常,“半是风雨半是晴”的情景无处不在,我们无力左右自然和环境的千变万化时,总会自我宽慰的说“道是无情却有情”,殊不知,这句看似洒脱的句子隐喻了人类多少的无奈悲哀和惆怅呵!

对待生命的结果我是悲观低迷的,对待其间的过程我又是积极向上的。很多时候,我总在自相矛盾中游移不定,我即为自己能够有幸偶然成为“人”这个物种而庆幸窃喜,但又在某些特定的环境下,又感到一望无际的负累、罪感和羞耻。

这种断断续续的心灵厮杀是短兵相接的,它无形造就了一个男人偏执抑郁的病态性格,也导致他在曾经势利纷扰的人群里一败涂地,而不得不无限凄凉的踏上远方颠沛流离的余生之旅。

对于任何一种路程的方向和坐标,我内心都是在错漏的追问中极其纠结缠绕的,就像我日日夜夜的想念着身后的亲人,而在某些时刻不得不去强迫自己暂时忘记他们。

 

(四)

“薄雨欲来风满山,一脚尘土染道观;幽林不问客归处,半路无言半路烟!”

或许是梅雨季节的缘故,香客很少的道观显得很是寂寥。当山顶四周的景致逐渐因接近而变得乏味时,一场夏季的急雨也悄然而至。

突如其来的东西,在某些时刻是很败兴也很是适时的;就像一场爱情在你倾情极致时,猝不及防地突然消失;也如你苦苦追逐而总抓不到东西,在你意犹将尽时无因由地自灭。人一生变数很多意外也很多,变数证明着心智的日渐成熟,意外昭示着苦难的刚刚开始或苦难的终于结束。

就像这场已知的雨,适时出现在黄昏这个索然无味的时刻。

 下山的样子很是仓皇,上山时那饱满的兴致和迫切的心情已荡然无存、不知所向了。

看风景的心态基本如此:看不到会后悔,看到了会更后悔。

这着实是个让人很沮丧话题,未知的,总是因为心怀憧憬而向前而激进;而已知的,却因熟知、因已经洞悉而变得失望乏味。人一生的旅程也是如此,因未知的前方而孜孜不倦地怀着好奇和盼望之心去行走去历经,而当你一天终于醒了明白了,但生命也已经到了终点。

沿着已知的来路,踩着依然静默的石径山道,同样是一路的疾走,但来去的心境却大相径庭。

随风而动的山林所回应着的那稀稀疏疏雨点声,在身后越来越远,蓦然回首时的道观在山顶也恢复了一种距离的美感。山脚,被风雨惊动的犬吠声告诉我:生命中这个独一无二的雨季黄昏就要由此消逝了,我最终回归到 —

属于我自己的“因活着而要行走”的流离之途。

 

2010.8.18午终稿

  评论这张
 
阅读(406)| 评论(10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