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个人的王朝

随风飘兮 ......

 
 
 

日志

 
 

【在路上】  

2010-11-24 10:02:0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 路 上】

                              ◇寂风

 

前天朋友忠告:诗歌不是情人,希望我不要当做作发泄私欲的对象。

听罢,我无语很久,感觉所有的辩解都是苍白无力的。如果诗歌只能作为歌颂阳光美好生活和闲情逸致的工具,而忽略人性本能潜在的灰暗和赤裸的另一面,我情愿不写,并远远的躲开它。

精神极度匮乏的这个时代,很多人都在写诗,很多人也都在骂诗。

诗是什么?是美人自赏的痣是旁观者眼中的丑。我不轻易去看别人的诗(尤其是男人的诗、政客的诗),虽然我也是个男人,也一度追逐政治的角色,但我文字的触角一直贴在自己内心欲望的真实暗影处;我拿着刀子,我冷看身边一切的丑陋以及被披上遮羞布的虚荣,我热爱它们并厌恶它们,我屈服它们并伺机杀害它们;不是我高雅,不是我病态,也不是我在面对那些大家名人为一个时代歌功颂德时而感到自愧不如。

我回避一切因光环的需要而华丽的言辞,因为我要坚守自己内心的城,一个真正属于思想的暗角。

诗歌从一个时代到另一个时代,似乎迷路了。无病呻吟、东施效颦的“精神者”找不到真正的土壤,也难为了我们这些为诗而读诗而写诗的群体了。

从精神到世俗,从政治到名望,从男人到女人,到处是对光环的纷争和口水。我一直在想:文字被涂上收益的色彩,是不是玷污了诗歌孩子般的脸?我向来对所谓新浪或网易的“诗歌名人”嗤之以鼻,美女写诗被好色之徒的鲜花所包围,名人政客写诗被目的暧昧的掌声所追捧,形形色色的诗歌文学社雨后的春笋一样破土而出,到处充满垃圾,充满了恶臭。

【在路上】 - 心灵的歌者 - 寂风无形近期,我大量阅读了伊沙、朵渔、尹丽川等人的诗歌。那深到骨子的锐利,无不从人性最原始的角度反射出一种精神的力量和强大,用伪人们最不愿面对接受的原始身体语言把诗句变得更加形象更加深刻,是精神最伟大的一种独立,而不是哗众取宠。

我一直认为:好的文字都躲在不易被人发现的夹缝,它痛苦、它呻吟、它扭曲的过程都不被人所知。当它终于在挣扎之后可以破茧了,可以用赤裸的身心欲念和所谓的高雅叫板,可以用刀子的锋利剥开一种社会的暗影时,而我们摸着有形的身体叫痛后,才恍然大悟:灰暗久病的心灵已无形中亮色痊愈了。

附即兴小诗一首:

 

一天又被押赴到刑场

◇ 寂风

 

讲不过时光,你就闭嘴

鸡叫了

一天又将被押赴到刑场

血流如注

断头者没有机会语言

围观者,请低声

刀子也已抵近你的咽喉

 

 2010.11.23

【在路上】 - 心灵的歌者 - 寂风无形

 

  评论这张
 
阅读(396)| 评论(9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